• 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在線首頁 > 熱訊 正文

    世界杰出女科學家胡海嵐:保持童心與執著 揭開抑郁癥的“密碼”

    字體:
    2022-06-27 11:48:45 來源: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何冬健

      當地時間6月21日胡海嵐在法國科學院作專題報告。

    胡海嵐

    祖籍東陽,1973年出生于杭州,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,浙江大學神經科學中心執行主任,浙江大學腦科學與腦醫學學院院長。

    胡海嵐主要從事情緒與社會行為的分子與神經環路機制研究。曾獲得第12屆IBRO-Kemali(國際腦研究組織-凱默理)國際獎、2019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、2022年度歐萊雅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杰出女科學家成就獎等。

      追夢語錄

      “科研就像不知道終點在哪里的馬拉松,你要調整好自己的節奏,有時候快,有時候慢,有時候有同伴一起,有時候也要一個人孤獨地堅持。雖然不知道終點在哪里,但總能讓你充滿希望。”

      胡海嵐“火”了。

      北京時間6月24日凌晨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邀請她到法國巴黎參加典禮,授予她有著“女性諾貝爾科學獎”之稱的“歐萊雅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杰出女科學家成就獎”,這一獎項每年只頒給全球5位女性,此前獲此殊榮的6位中國科學家均為中國科學院院士。

      胡海嵐有著不少響亮的名頭——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、浙江大學神經科學中心執行主任、浙江大學腦科學與腦醫學學院院長。3個月前,她被授予2021年度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稱號。

      熱鬧和光環一起涌向這位1973年出生的女科學家。她坦言自己想“再安心做幾年科研”,沒想到一下子走到了聚光燈下。

      “雖然腦神經的奧秘一直是‘未解之謎’,但相信終有一天,基于對精神疾病背后的神經機制的理解與認知,人類能創建解決方案,讓精神疾病的患者擺脫痛苦。”在頒獎儀式上,胡海嵐真誠地期望著。

    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干事奧德麗·阿祖萊(Audrey Azoulay)(左一)、歐萊雅董事會主席、歐萊雅企業基金會主席安鞏(Jean-Paul Agon)(右一)為胡海嵐(中間)頒發2022年“世界杰出女科學家成就獎”。

      揪出抑郁癥“元兇”

      取得重大突破

      提及現代社會影響人類生活最嚴重的精神疾病之一,我們難免要將目光轉到抑郁癥——這一困擾全球科學家多年的“情緒密碼”上。

      公眾對于胡海嵐最深刻的印象,可能也在于她對該疾病的研究。2018年,國際頂尖期刊《自然》上同期刊發她與團隊的兩篇長文,在學界引起轟動。通過對化合物氯胺酮的研究,團隊在揪出真正導致抑郁癥的“元兇”這個問題上取得了重大突破,為研發新型抗抑郁藥物提供了多個嶄新的分子靶點。有科學家評價,這項研究“突破世界性難題”。

      “大腦當中有一個很小的核團,它在介導負面情緒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,我們也把它叫做大腦中心的‘反獎賞中心’。”胡海嵐說,團隊發現在抑郁狀態下,這個小核團內的活動產生了異常,或者說是進入了特別高的放電狀態。而這樣的一種“反獎賞中心”的過度激活,它的后果就是對大腦獎賞中心的過度抑制,而獎賞中心是產生多巴胺、五羥色胺這些核快感、心快感,以及獎勵感受相關的化學物質的源泉。所以這可能是人進入抑郁狀態的原因。

      同時團隊也發現氯胺酮能夠快速起效,是因為它能夠很快地阻斷“反獎賞中心”過度的放電或者過度的活化狀態,從而起到一個開關的作用。在這個過程中,他們還發現了兩三個新的不同的分子靶點,它們可以作為潛在的抗抑郁藥物的靶點。

      “我們基礎研究其中一個重要的意義,就是發現氯胺酮不是團隊做轉化應用唯一的選擇。”胡海嵐說,所以團隊目前的研究跟應用相關的方向有兩個,一個是跟國內外其他的實驗室合作,希望對氯胺酮在分子結構上進行改造,保留它抗抑郁的作用,去除它的成癮性,或者是其他的副作用。第二個方向是做靶點的拓展,至少有一個分子靶點和氯胺酮的靶點都是在同一個通路里面起作用。

      “我們預測阻斷這個靶點之后也會有抗抑郁的效果,針對這個靶點臨床上現在已經有藥物治療別的疾病,我們兩三年前已經和臨床團隊開始了合作,用老藥新用的思路來治療抑郁癥。”胡海嵐說。

      保持童心與執著

      這正是成功的奧秘

      “與其他女科學家的交流,是我這次巴黎之行最深刻的記憶。”胡海嵐說。

      由于疫情的緣故,今年的頒獎典禮累積了三屆獲獎的15位女科學家。這些來自世界各個領域的“最強大腦”,甫到巴黎就受到了熱烈的歡迎。

      胡海嵐(右一)與獲獎女科學家合照。

      法國科學院為她們設計了一個專門的環節,邀請每位獲獎的女科學家向大家分享和交流她們的工作。從新冠病毒疫苗到黑洞,從胚胎發育到數據加密,在極其廣闊的跨度中,這場盛宴令胡海嵐“非常享受”。幾天相處下來,她還與其中的幾位“成為了很好的朋友”,有了科學上合作的可能性。胡海嵐笑瞇瞇地告訴記者,這是此行“最大的收獲”。

      一位“朋友”非常特別。在法國科學院做報告的致謝環節,匈牙利裔美籍生物化學家卡塔琳·考里科說:“其他人都會感謝學生,感謝博士后,但是在我40年的研究生涯當中,沒有一個學生,也沒有一個博士后,所有的實驗都是我自己做的。”

      這位mRNA(信使核糖核酸)新冠病毒疫苗技術的奠基人之一,大部分時間都與各種挫折為伴。卡塔琳從小在生物方面就特別有興趣和天賦,小學時候就自己坐火車去布達佩斯參加匈牙利全國生物競賽,獲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。但到美國工作后,很長一段時間,她都是在“寫經費申請——被拒絕”的循環中度過,甚至多次被解雇。在58歲的時候,她只身一人去德國一家只有幾十人的小公司工作。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潛心鉆研mRNA疫苗技術近40年后,她在mRNA新冠疫苗的研發上一戰成名。

      “卡塔琳身上有一種科學家獨有的韌性。”胡海嵐說,她的故事對自己的觸動無與倫比。和卡塔琳聊天的時候,能夠感覺到她一直保持了“小女孩的童心和執著”。而這正是科學家成功的奧秘所在。

      鍛煉韌性

      是科學家的基本功

      韌性一詞,在我們與胡海嵐的交流中,被她屢屢提及。

      在科研領域,百折不撓不是一個比喻,而是現實。胡海嵐非常認同一個觀點:如果試驗50%都是預期結果的時候,就應該放棄這個課題,因為它不夠創新。

     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,在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的實驗室里,胡海嵐每天70%以上的時間,都在面對實驗的失敗——或者說是暫時的不成功。正像她說的,“韌性的鍛煉也是科學家的基本功”。

      胡海嵐在實驗室工作。

      日復一日的研究與學習,從沒讓她覺得科研是一件枯燥的事情。這位高中時代獲得浙江省物理競賽第三名、保送至北京大學的“學霸”,對科學有著非同尋常的興趣。“科學家是世界上最好的職業,國家和社會資助著我們,去做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情。”胡海嵐說。

      當胡海嵐的研究生又是一種怎么樣的體驗?

      一位學生用了一個關鍵詞來形容——“幸福”。“胡老師是我能接觸到的人里面最令我佩服的。我佩服她并不只是因為她所獲得的成就,更是因為我親眼目睹、感受到她工作的勤奮、對待科研精益求精的態度、對待新知識的好奇,以及她在生活中的自律。”在她研究生的眼里,胡海嵐不僅給予自己在科研道路上一個光明的開始,更重要的是給了他們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的勇氣、信心以及方法。

      科研有它自己的規律,有時候可能一下子就做出了突破,但很多時候是漫長的探索。胡海嵐認為:“科研就像不知道終點在哪里的馬拉松,你要調整好自己的節奏,有時候快,有時候慢,有時候有同伴一起,有時候也要一個人孤獨地堅持。雖然不知道終點在哪里,但總能讓你充滿希望。”她是這樣告訴學生的,也正是這樣在做的。

    版權和免責申明

    凡注有"浙江在線"或電頭為"浙江在線"的稿件,均為浙江在線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浙江在線",并保留"浙江在線"的電頭。

    責任編輯:江小來
    浙江在線新聞網站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1999-2022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站